<select id="goFsl"><ul id="goFsl"></ul></select>
    <label id="goFsl"></label>
<address id="goFsl"><embed id="goFsl"><area id="goFsl"><progress id="goFsl"></progress><datalist id="goFsl"></datalist></area></embed></address>
      • <legend id="goFsl"><link id="goFsl"></link></legend>

        • 徐州新闻网首页- 读报- 视频- 新闻- 时评- 财经- 教育- 科技- 艺术- 房产- 吃喝玩乐- 汽车- 警界- 文学- 图文- 推荐- 曝光- 专题- 小记者- 健康- 金融- 便民- 社区
          再见了,我的外公
          2019-11-22 22:26:38 作者:
          字号:   打印

              最后见到外公的时候是在三周前的县医院。他一生没有就诊过,因此住院治疗我们都觉得非常严重。我放下手头的事情,拖儿带女的在一个周末赶回去看望他。他精神很好,思维清晰,逻辑也很清楚。依靠着床头挂着吊瓶,还笑吟吟的逗着儿子说:“小家伙你认识我吗?知道你应该叫我什么吗?”儿子把手放到嘴巴里,不好意思的摇摇头又点点头,用清脆的声音叫道:“老爷爷。”可惜外公没听见,或者说儿子的口音跟其他人说话相差甚远,外公并没有接受到这个信号来源。他用手指着床头柜上的东西对我说:“那里边有吃的,去给娃拿吧。”我把袋子放上去说:“别管他了,有没有你想吃的东西?我帮你拿,你要喝水不?”他摇摇头,指了指椅子让我坐。
              他胡子又长出了许多,满脸的白须。瘦削的脸颊上有一道道的皱纹,笑起来皱纹就堆在一起慈眉善眼的样子。一点都不像我妈说的脾气坏的样子。
              我也不知道该买点什么给他吃,他素来爱吃烧鸡,因此每回回去都买一只给他。他牙掉的差不多了,所以专门挑那种坛子鸡,做的骨酥肉烂,入口即化,他随便在嘴里捣鼓几下就吞下去也没事。买了果冻、火龙果、蛋黄派什么的,我妈笑着问我是给孩子买的零食吗?我说不知道买啥,就想买点他没吃过的东西哄哄他,老小孩嘛。果冻撕开的时候很费力,用小勺子一点点喂他,他说很好吃嘛!我说好吃下午再吃一点,太凉了。
              医生说可以下床活动一下,老坐着也不行。我就扶着他在楼道走。他很不习惯我搀扶他,总是拨开我的手。于他而言,1.85的大个子,一辈子都没有被人当作弱者照顾过,不习惯。等我走的时候去医院作别,他笑着指指吊瓶说:“我被拴住了,就送不成你了。”
              一别竟是永别。
              小时候在外婆家长大,因此对外婆的感情胜过他人。外公那时候多半是不太亲近的,因为他身材魁梧,少言寡语,不怒自威。更多的是经常不在家里,要么去地里干活,要么去山里砍柴。家里养牛,活总是那么多。又是割草,又是铡草,晚上又给添草添水。过几天就得打扫牛圈,都得靠外公忙活,所以很少有跟他接触的机会。
              我是外孙孙子辈里的老大,外公外婆最疼的就是我和表弟虎子。近则肆,我和虎子就不像舅舅,小姨那么怕他。尤其是我,有时候还顶个小嘴,外公也不大计较。他在磨地的时候会带着我和虎子,让我们坐在磨上他在前面吆喝着牛。也会在大冬天坐在炕上,支着两条腿让我和虎子站上去比高低。他含着烟嘴,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,窑洞里全是烟味。奇怪,那个时候觉得烟味很好闻啊,现在怎么就讨厌抽烟的人了呢?
              外公的爹妈去世的很早,他是长子。因此早早就担任长兄的责任,把弟弟妹妹抚养长大,为其妹择嫁、其弟娶妻。最小的弟弟和我舅舅仅一岁之差。他凭一己之力,居然挖了三院窑洞,兄弟三人便安家乐业了。我妈说他年轻的时候脾气很坏,动不动就会打骂子女,因此个个孩子在他面前都屏息敛气,噤若寒蝉。她小时候想去上学,外公不同意,背着外公去了两天学;乩床畹忝槐淮蛩。我妈每次说起这事,就对外公充满埋怨。可我从没见过他发火的样子,相反在我外婆病床前他饮食起居照顾的非常得当。每次扶我外婆起身都要自我打趣的说:“我现在都沦落成服务员了!”从不会进厨房的他,自从 外婆卧床以后,不敢说煎炸烹炒,但是家常便饭都能拿得出手了。可见,钢铁也会化作绕指柔啊。
              我十八九岁的时候,虽然也不会奇装异服,也是与同龄人一般在打扮上有些改变。每次见外公,他都会责备我说:“把头发扎起来,披头散发成何体统?”又责备我说:“站要有站相,别跟没了骨头一样歪歪扭扭的,站不倚门懂不懂?”因此我再去见他,必然都会梳妆整齐,规矩的站坐才是。
              我带男朋友回家,私下问外公印象如何。他冷冷的说:“你看上就好。我能看上的人少之又少。”因此我父亲说:“你外公看人准,一生做事谨慎,他这是不赞同啊,还是算了吧!”后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,真的分了手,但是细想起来,外公虽然寡言,确实算是慧眼如炬。
              他年轻的时候伺候庄稼是一把好手,每年光看他扬场的人就有许多。无论做啥事,干净利落又有条理,后来杀猪的时候也有人请他。过红白喜事的时候也有人请他去主事。外婆带我偷偷的去他主事的现场,远远的去看他,指给我说:“你外公一会唱声的时候不要注意听,看他说的好不好,回头再告诉他。”那个时候,全院子的人川流不息,个个忙碌却井然有序,外公独在院子中央,一声声安排事务,闻者起身作揖领命而去:罄炊镣跷醴镄砟国府,想外公虽比不上那种排场繁华,但也有点那种胸有成竹气度。
              后来我的二舅身染恶疾,不久离世。自此后外公推去一切外务,就在家里地里忙活。家里人问其原因,他答:“家门大祸,不比从前人心齐整,再人前行事怕遭人闲话,自己也感到乏味无趣。”
              十八九岁戏问外婆,如可以选择,你愿跟我外公谁先故去?外婆沉吟片刻说:“应该让你外公先去,他脾气不好,我怕我先走了没人照顾他,留他在世上受苦。”彼时不懂其中深意,再念起顷刻间泪眼婆娑。
              外公一生刚强,老了也没有拖累儿女。出院当天夜里故去,没有留下只言片语。我收到消息,虽在意料之中却哽咽不能言语。
              时逢元旦,幼儿园老师托我写几幅春联给学校,我便写完春联写挽联,悲戚不能自已。不想俗套,便自撰挽联“抛却人间纷扰事,愿闻天上鼓乐声”,虽不谙格律,却是寸草之心。愿他不被世上俗事困扰,早日到达极乐世界。
              虽是如此,自闻讯以来,每到夜里必不能入睡,想着儿时种种趣事,感念生命的成长,那些美好温暖的童年,童年里那些可贵的人们终是再无法相见了……   (作者:南雅)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责任编辑 吉立湘
          点击排行
          • 聚焦
          • 时政
          • 国内
          • 国际
          邹立军,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、山东省书法家协会新闻出版传媒委员会副秘书长、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官方网站副
          农技站长、技术能手外出学习,不断的探索、尝试。1988年,在108亩“吨粮田”的基础上建成兴旺和贾
          公益广告被称为“社会文明的旗帜,国家理想的标杆”,它传递正能量,引领社会风尚,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。
          关于本站 | 媒体合作 | 广告刊登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站长统计
          鲁ICP备 05024485 号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